六摩尔氧气

休眠火山

【毕廷】分寸感


又搞纪实文学了,但或许没想到我搞了这一对。


-


他故意扭不开瓶盖。暴力仙子怎么没有这点力气和智慧?

 

但发觉到毕雯珺的目光在身后盯着自己,他就很负气。像青春校园狗血剧,他决定让丞丞或是明昊来帮他打开瓶盖,完成一场得心应手的营业戏码,似乎这样,远远站着的男孩刚好就能注意到自己。却没想到缺席久久的男主角突然有了敬业意识,长腿迈过两步,离自己仍有长长距离,瘦出分明骨节的大手抓过瓶子,轻巧两下掰开瓶盖还给他,潇洒回位。

 

在他还恍惚于甜蜜云端时,台下已爆发数声尖叫。随即主持人调侃的那句“男友力”让他跌下来,坠到底。一切思绪变成约定好的剧本,所有少年心事和隐晦情愫被熙熙攘攘的人群踩成街上黑色香口胶。一颗心被剖开来还能砰砰跳,这三个字却宛如炸弹炸碎了全部内脏,好的坏的都被瞧见,幼稚而荒唐。

 

 

毕雯珺对所有人都温柔,对所有人都疏离。

 

朱正廷只有在一些细节中清楚感觉到了不同,比如决赛那晚,奔跑下台时看见他望向自己的眼里,似有若无的依赖闪烁;站在一起时,他不自觉地用手捏住自己的脖颈;还有自己和弟弟打闹时,他在旁边用力地笑,缩着脖子眯着眼,却安静得出奇。他配合地靠背,默契地对视,微笑地埋怨。

 

他太有分寸感,从不过分要求你,也不大力慰解你,只用一种绵密的温柔裹挟你,最后仍不贴近你。


他这样蹭你一身隐隐约约的痒,不帮你挠,你也不敢自己搔,因为就连自己动手都像触底越界,要判红牌罚出局。


 

在LA的过夜的那些日子天气稍凉,披上外套才好站窗边,看楼下四方霓虹灯火车水马龙,两个弟弟的玩闹声响全成背景。额头靠着玻璃,他突然很想念普吉岛夜间八点半的寂寂晚风,夹带果香拂过阳台。毕雯珺也无聊地来阳台同他看海岛夜景,弯身随意地将头靠在他的肩,一丝亲昵一丝距离恰到好处,侧一个头就能亲上滑腻的冰凉肌肤。

 

或许他从未真正了解毕雯珺。是没差多少的年纪,他没把毕雯珺当弟弟看待过。在对所有人撒娇放肆生气管教之中,独独对他不敢过分张扬。

 

他想要和毕雯珺一起上学,可惜青葱时代奉献给练功房冰冷木地板,为一个身段跌撞百次膝盖。他想要和他一起出道,可惜舞台跌落的金色纸片飘过他和他的脸侧,是银河落天,隔开他们彼此缺席的十九年也短暂隔开第二十一年。

 

 

雯珺,好想知道,在你心里我是怎样的存在呢?

 

普吉岛的夜晚,毕雯珺的一呼一吸随着潮汐声拍打于耳畔,渐渐地他听不见海浪阵阵,身后那人鼻间的温柔气息就是现下全部世界。

 

进一步是爱,退一步是离,毕雯珺的分寸感向来拿捏得很好。

 

他等朱正廷侧一侧脸,就能吻住二十岁半的许多瞬间里,最令自己悸动的男孩。





评论(41)
热度(493)